环保网 环保技术 低碳网 乐活生活 环保宣教 环境科学 环保图库 环境百科 资料下载
您的位置:环保主页 > NGO专栏 > 草根NGO组织与媒体的关系

草根NGO组织与媒体的关系

来源:环保网

草根组织与媒体之间的关系应当是长期的关系,是相互平等、相互独立,又相互吸引、相互需要、相互沟通、相互影响的关系。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草根组织与媒体是可以手拉手肩并肩地进行合作的。
 
1、草根组织与媒体之间的天然联系
在中国,不少NGO似乎与媒体有着天然的联系,表现在这些NGO的创始人或工作人员同时是、或者曾经是社会责任感较强的媒体人,比如,全球环境研究所理事熊蕾女士原先是新华社高级编辑、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副社长,野性中国的创办人奚志农、史立红夫妇曾分别是电视台和报社记者,绿家园的召集人汪永晨女士同时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自然大学的创始人冯永锋先生同时是光明日报记者,绿色汉江很多志愿者同时是记者、编辑,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媒体人投身于环保事业的情形,与1850年至1920年间美国自然资源保护运动(TheConservationMovement)中一些报刊主编、诗人和学者,如《草叶集》作者、《鹫鹰报》主编瓦尔特•惠特曼(Walter Whitmann,1819-1892),自然学家兼《森林与河流》杂志主编乔治•伯德•葛瑞乃尔博士(GeorgeBirdGrinell,1849-1938)“投笔从戎”,投身于自然资源保护事业的情形颇为相似。
 
合作的理由:草根组织与媒体虽然各有其利益,但是双方的利益有着一个交叉点,使得双方可以展开沟通交流,甚至携手合作。这个交叉点,即双方合作的理由是:
1)使命相似
新闻媒体与草根组织都有弘扬公共利益的使命。新闻的使命是以客观公正的手法及时报道某一对社会的大多数产生一定影响的突发性事件或事物。而草根组织则以基层的、自发的、松散的组织形式,从事一些政府尚未及处理的且对社会的大多数有着一定影响的事件或事物。在行动上,草根组织往往比新闻媒体更加深入地干预社会现实;而在报道上,媒体可通过新闻报道来影响社会舆论。
2)相互需要
新闻媒体作为社会公器,有其社会影响力,决定了它在现行体制下能够给予草根组织以有效的报道,比如,通过报道来形成公共舆论,从而引起相应的政府部门的关注,促使职能部门采取行动,最终达到问题的解决。而另一方面,新闻媒体每天都需要挖新闻、跑基层;草根组织的生命力、特殊使命和其新颖、独特的工作方式决定了其新闻故事的引人入胜,或者说信息的特异性,区别于大量来自政府部门和商业领域的大路货的、单调的信息,使得草根组织成为吸引媒体和读者的信息源。草根组织目前所有的外部资源包括企业、政府、专家学者、志愿者和媒体。与其他资源相比,媒体报道能够有效地放大草根组织的声音,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从而帮助草根组织来解决问题,完成社会倡导工作。媒体报道还能够有效地提升草根NGO的公关形象和社会地位,帮助草根NGO获得更多的外部资助,从而增加草根NGO的外部资源。
合作的障碍:当然,在现实生活中,草根组织与媒体之间的沟通与合作并非一拍即合。两者合作的障碍至少包括:
1)传统思维的影响
新闻机构往往以“俯瞰”而不是平视的眼光来看待那些地处偏远区域、相对比较弱小的草根组织。草根组织往往因自身的弱小,或工作经验、专业知识和外部资源欠丰富,以及对媒体工作流程和工作方式不熟悉不了解,因而面对新闻媒体时不免表现出一些不自信、不坚定。
2)市场化的负面影响
在新闻媒体逐步市场化、行业内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媒体为了满足其生存的需要,有时会削减或删除营利空间有限的公益事业报道栏目,所以,难以保证经常性地报道草根组织。而草根组织往往因资金不足,或人力资源不足,故不能经常性地举办新闻发布会等媒体活动向媒体来推介自己。
3)互不了解
有些新闻媒体不了解草根组织,更没有看到草根组织对于广大受众的意义,误以为凡是草根NGO的新闻都具有较强的政治敏感性,“不宜报道”。大多数草根组织也不了解新闻媒体,包括其运作方式,尤其不了解自己的新闻对于新闻媒体的价值和意义。
4)期望值的差异
草根组织与媒体打交道时,双方在期望值上是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的。
 
媒体对于草根组织的具体期待
1)草根NGO能够拿出一篇比较像样的新闻稿,里面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和五个W一个H,能配有一位新闻发言人来专门回答记者的问题;
2)如果主题的专业性较强或者内容比较敏感的话,媒体还希望草根NGO能够提供相关的背景材料(包括书面材料和音像材料)或正式的调查报告;
3)如果上述都没有准备的话,媒体希望草根NGO至少能够陈述邀请记者采访的理由,特别是供记者采访的内容对社会对民生有着怎样重大的影响,同时媒体还希望草根NGO能提供采访线索。鉴于每个草根NGO的能力建设、素质建设的程度不同,因而媒体与他们打交道时会产生相应的不同的满意度,这就部分地决定了最终媒体与他们的关系的不同,报道质量和效果的不同。
 
草根组织对于媒体的具体期待
1)立刻来采访我,因为我做的是好事。
2)立刻写出稿子来,因为我急于让大家知道。
3)稿子的基调和主题必须完全符合我的意思,发稿前将稿子送过来给我看,以免你写错了或写偏了。来自媒体的任何批评与监督都不是善意的,并且会严重妨碍我机构的发展。
4)在我审稿之后尽快发表,让大家全部知道我,看到我做的事情,并且推动我的项目的进展。
说到底,草根NGO和媒体都期待着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事,并且都期待着采访报道能够尽快完成。
 
4、媒体的合作边界
1)针对草根NGO的某些切合社会大环境,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的故事或案例做采访和报道。
2)在编辑同意的情况下,让草根NGO审稿。
3)在编辑同意的情况下,发表采写的稿子。
4)通知草根NGO稿子发表的日期,将剪报寄给草根NGO。
5)收集草根NGO的反馈意见,收集其他读者的反馈意见,并转告给草根NGO。
6)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比如:本故事、案例有了新的进展,对社会某方面产生了更大的影响,读者会很感兴趣,等等),对同一故事或案例进行后续报道。
 
草根组织不应当期待媒体做以下的事情
1)接受来自草根NGO的带“有偿新闻”性质的财物。
2)专门报道某一家草根NGO,突出其目标宗旨和历史沿革。
3)做草根NGO的“传声筒”,完全按照草根NGO要求的角度观点来写稿。
4)将草根NGO提供的所有背景材料都用在一篇稿子当中。
5)保证做到在草根NGO所要求的日期发稿。
6)在科学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被草根NGO的热情所打动而贸然决定发稿。
7)在同一篇稿子中,只出现某个草根NGO自己一家的声音,而未出现其他团体或个人,比如,草根NGO批评的对象或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声音。
8)保证发表的版本与草根NGO审稿之后的版本每一个字都相同。
9)保证发表后立即采写后续报道,或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频繁地采访同一家草根NGO。
10)保证一篇稿子发表后,可即刻扭转草根NGO的命运,让它一夜成名或顷刻间变得很强大。
 
5、草根组织的合作边界
1)给媒体提供新闻稿、背景材料、调查报告、图片音像等重要材料。
2)提供新闻发言人,在必要时举办新闻发布会。
3)提供采访线索——既包括与自己观点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又包括持中立态度甚至观点与自己相左的团体和个人,以保证报道的全面和客观。
4)在可能的情况下,将独家新闻提供给某一个值得信赖的媒体。
5)要求审稿权,审稿时将意见反馈给记者,商讨如何做修改。
6)发稿后向记者传达自己的反馈意见。
7)要求记者提供剪报和读者意见反馈。
8)在做项目计划时,邀请个别关系较为熟悉的记者前来出席并且提意见。
9)在项目进入新阶段时,通过电话或电邮告知相关记者。
10)在突发事件发生时,通过电话来通知相关记者,建议记者到现场采访。
 
媒体期待草根NGO去做以下这些事是不现实的
1)给记者提供所有的新闻线索和所有的新闻背景材料,成为媒体的资料库。
2)回答记者所有的提问。
3)每一次都带领记者去到现场。
4)为了能够发稿而一味地迎合记者,不惜无原则地放弃本组织的立场观点或更改项目实施计划。
5)对自己不熟悉的问题或团体个人轻率地发表评论。
综上所述,草根组织与媒体之间的良性沟通和合作,不是不可能实现,而是需要经过深入的研究、长期的实践和适时的自我调整方能够实现。草根组织与媒体之间的动态的关系决定了草根组织的媒体工作富有一定的挑战性。

相关栏目

最新NGO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