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网 环保技术 低碳网 乐活生活 环保宣教 环境科学 环保图库 环境百科 资料下载
您的位置:环保主页 > 乐活生活 > 生态旅游 > 南京市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开发现状及问题分析

南京市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开发现状及问题分析

来源:环保网

本文简单回顾了国内生态旅游,尤其是南京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发展的历程,分析了江心洲开发、发展农业生态旅游过程中暴露出来的行业体制、行业管理、产品开发等方面的问题,透视了制约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发展的潜在制约因素,并结合江心洲当地区位、资源等自然条件和当地民俗民风、市场观念等社会因素提出了“一个挖掘,两个提升,三个突破”的整体发展思路。
 
农业生态旅游是一种以农业和农村为载体的新型生态旅游。是以市场为导向,以区域优势为基础,以高新示范园区为桥梁,以产业化经营为主线,融直接效益与观赏效益、长远效益与社会效益于一体的现代农业新体系。伴随全球农业的产业化发展,现代农业不仅具有生产性功能,还具有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人们提供观光、休闲、度假的生活性、娱乐性功能。随着收人的增加,闲暇时间的增多,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竞争的日益激烈,人们渴望多样化的旅游,尤其希望能在典型的农村环境中放松自己。于是,农业与旅游业边缘交叉的新型产业应运而生。农业生态旅游将农业生产与旅游活动有机结合,已日益成为具有双重产业叠加效应的农业经济新的增长点。本着大农业、大生态、大旅游的思想,农业生态旅游将逐步走上规模化开发、产业化运营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农业生态旅游在大中城市迅速兴起。据不完全统计,1996-1997年已计划投资一亿元以上的农业生态旅游项目在7个以上1。1998年国家旅游局以“华夏城乡游”作为主题旅游年,使“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做农家活、看农家景”成了农村一景。如今农业生态旅游已逐渐成为普通大众一种新的旅游消费方式。
 
一、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的兴起
 
绿如翡翠,状如青梅的江心洲,位于南京西南长江之中一块小洲,充满了浓郁的江上人家风俗民情和独特的地域生产优势,空气清新,自然破坏少,依托农业资源优势开展农业生态旅游具有很高的可行性和广阔的前景。
 
在1997年8月,江心洲组织推出了“江心洲一日游”尝试性活动,以“看大江风貌、赏田园风光、尝应时鲜果”为主题,吸引了大批市民游客。半个月内岛上游客达5万多人次,旅游总收入逾100万元,大大提高了江心洲开发农业生态旅游的积极性。于是,自1998年起,江心洲先后建成了千亩葡萄园、千亩虾池、千亩蔬菜园、精品果园、千亩韭菜园等农业园区,由纯农业园区逐渐过渡成观光型旅游景点,并逐步完善了当地旅游接待设施,1999年秋季, “江心洲第一届葡萄节”正式推出,吸引了众多游客。活动期间,游客量达到10多万人。由于旅游人气的提升,促进了旅游园区的进一步完善,同时,农民参与旅游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农民自己投资兴建了具有农村特色的民俗村,以农家为单位的农家美食一条街。2001年江心洲第三届葡萄节开幕,一个月便吸引了26万多人次参与旅游。此后,许多投资商也坚定了信心,大批旅游项目纷纷兴建起来。
 
在摸索中前进,江心洲形成了把旅游业作为新兴产业,发展农游合一、产业双赢的生态旅游思路。即面向南京市民,以田园风光、大江风貌的自然资源为基础,以社会投入为主体,以政府搭台举办葡萄节为拉动,走农业和旅游业相结合的道路,以发展科技农业来推动旅游业的发展,以旅游业的发展带动农业结构调整,将江心洲发展为集生产与生态观赏与休闲、民俗特色与娱乐参与为一体的现代农业生态旅游胜地。
 
二、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的发展现状及其分析
 
据图一显示,近年以来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发展呈逐年增长的态势,2004年的旅游接待量更是历史性地突破了40万,旅游创收达到800万元,几乎是1997年的8倍。从旅游到访人数的增加到旅游收入的增加,江心洲凭借自身资源优势开发农业旅游市场初见成效。市场容量的扩大进一步提升了市场号召力,虽然受“非典”影响,导致江心洲在2003年陷入旅游低谷,但这并不影响江心洲今后旅游业的平稳发展。
 
经过短短7年的发展,江心洲初步开发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农业旅游产品,初步挖掘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城市旅游客源,初步培育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农业生态旅游地品牌形象,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但是,对开发现状加以结构分析,却不难发现一些内在问题,这也对江心洲旅游业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里,我们将从客源市场、经营模式和产品开发三个角度对开发现状进行阐述。
 
(一)客源市场
 
首先,从客源结构的角度分析,旅游目的地的客源都具有个性,从年龄结构看,江心洲客源结构呈现“两头旺”的趋势,即青少年和老年游客占了很大比例,中年游客所占比重反而很小,全年25岁以下游客占了到访游客的近一半(图二)。原因之一是江心洲接待的团队游客主要集中在在校学生的春、秋游团和一些老年团队,而散客主要集中在节假日家庭自助游群体。这一方面反映出了不同年龄层次对农业旅游的喜好不同,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江心洲的客源定位具有局限性,基础设施和系列服务配套设施的不完备,产品定位不高,将部分城市中年高收入群体排挤在客源市场之外。
 
江心洲旅游客源市场的另一个特性就是短程游客居多,据江心洲客源与空间直线距离关系图(图三)显示分析,江心洲的客源主要集中在20公里以内的区域范围之内,随着与目的地直线距离的增加,游客的到访量不断减少。以江心洲与南京市中心的直线距离为8公里计,江心洲客源市场集中在南京市区及附近一些郊县(如六合、溧水、高淳等地)。地域市场的限制使得江心洲的旅游业被束缚在一个包围圈里,无法挺进更远、更大的市场。长三角一带城市(如上海、杭州、扬州、苏州)的城市化水平都很高,客源市场有相当大的可挖掘性,又都与南京毗邻,交通便利。所以,江心洲如果能凭借资源优势把产品做大、做精、做细,宣传和促销方式积极有效,那么将大大提高市场占有率和市场影响力。
 
其次,从季节性变化的角度分析,江心洲淡旺季旅游人气的差异非常大。从图四显示的2004年江心洲旅游接待月流量变化曲线可以看出,江心洲一年的旅游高峰集中在七、八、九三个月。由于整个江心洲的旅游过分依赖葡萄作为支撑,呈现出“淡季过淡,旺季过旺”,旅游人气“青黄不接”的现象,导致葡萄节期间暴露出旅游接待力不足、旅游接待质量明显下降等突出问题。而一旦葡萄节过后,景区便门庭冷落,鲜有游客问津。旅游产品的单调和缺乏创意,缺少整体包装,使得产品的季节互补性不大。每年的“江上花卉节”、春节“江上人家乐”、秋季“江鲜美食节”等活动由于组织和宣传等方面的因素,没有足够的市场竞争力,也就不能吸引游客的目光。
 
(二)经营模式
 
拿民俗街来说,江心洲各个分散的旅游园区都各自为盈、互相竞争,实行典型的作坊式管理,经营者小本投资、自负盈亏,园区之间的差异性、互补性不大。缺少长远的发展思路和整体的发展布局。农业旅游作为一种新兴的近郊旅游休闲形式,有其特殊发展规律和经营模式。对地方旅游经营者而言,要让农民一家一户在实践中去摸索经验需耗费太大的成本,容易动摇经营者的自信;对于地方政府来讲,自发的、分散的、粗放的小农经营形式,其产业意义不大;对大众游客而言,没有特色、规模、管理不规范的旅游地是没有吸引力的。因此,特色化、规范化、规模化、品牌化和可持续发展是农业旅游发展的目标和方向。
 
(三)产品开发
 
江心洲有自己的特色葡萄节,但是没有自己统一品牌的葡萄,农产品生产与销售、经营与管理仍停留在小农生产服务的层面上。江心洲果园有沙梨、枇杷和石榴;菜园里有韭菜、丝瓜和葫芦;花园里有玫瑰、丁香和万年红。但这样的农产品没有一个特色的品牌和形象,流入市场时便和其他产品没有区别,体现不出绿色生态农家产品的旅游产品个性,有碍于产品形象的提升,落后的营销理念束缚着产品走向更远的市场。以2004年为例,江心洲依靠旅游农产品和纪念品取得的收入只有270万元,仅占旅游总收入的三分之一2。
 
此外,旅游活动一味停留在“吃农家饭、干农家活、住农家房”上,产品雷同、重复较多,不能满足游客多层次、多样化和高品位的旅游需求。许多旅游产品只是在原有生产基础上稍加改动,产品粗糙,缺乏创新设计和深度加工,难以让游客深刻感受和体验乡村旅游地的特色形象,从而影响了农业生态旅游发展的后劲。此外,坐等上门、策划包装不力、宣传促销力度不强等原因也使农业生态旅游难以适应目前激烈的旅游市场竞争。
 
三、江心洲发展生态旅游的制约因素
 
如今,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已初具规模,形成了以每年葡萄节为龙头,体验民俗文化和观赏大江风情为两翼的旅游发展雏形。但是,与国内一些知名农业旅游示范点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发展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约,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体制制约
 
体制的因素是制约江心洲旅游发展的根本因素,不仅影响了江心洲进一步打开旅游市场的步伐,也严重影响了整个江心洲旅游品牌的形象。宏观管理力度不够,管理机构不健全,这是体制的缺陷。乡村旅游区建设涉及农村社区发展、小城镇建设、农业结构调整、旅游业发展等诸多内容,需要一个权威的协调管理机构进行统一的管理,相关部门只在旅游项目审批、物价管理和市场培育等方面参与管理,职能部门的协调作用不明显,政府主导职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宏观管理力度不够,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体制并未成型,难免会出现利益方面多头管理,经营者的利益冲突,游客利益损害等问题。
 
(二)环境制约
 
首先,从社会环境来看,江心洲农村旅游业的兴起会对农村社会文化带来一定冲击,首先表现在乡村文化逐渐被城市文化所同化。城市游客的大量进入使乡村弱势文化向城市强势文化靠拢,最后被同化,从而导致城乡差别的日趋缩小,乡村也就因此失去对都市旅游者的吸引力,农业生态旅游也将不复存在。根据心理状态与景观状态关系图理论分析3,心理状态越是处于原始状态,就越倾向于观赏具有现代风格的旅游景观,而心理状态越达到现代状态的,往往倾向于寻访具有荒蛮气息的自然旅游景观,江心洲之所以能引起城市游客(尤其是南京市及周边地区市民)的青睐,就是因为抓住了都市旅游者的这种心理要求。要想把江心洲的旅游做得更大、更强,必须立足本本位,活化亮点,突出自然风貌、民俗风情的“土”与“野”,这不仅是对职能部门的一种考验,也是对江心洲旅游如何摆正姿态,抵御文化冲击的一种考验。其次,表现在乡村朴实的民风和生活秩序受到破坏。在游客财富和生活方式的诱导下将对部分当地居民产生消极影响,开始对自己的传统生活感到不满,发展到有意识的追求,这将从另一方面断送农业生态旅游的发展前景。
 
其次,从自然环境来看,江心洲的旅游基础设施建设不够完善。尽管近几年江心洲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都有较大的投入,但由于旅游地位于城郊,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许多基础设施仍然适应不了游客的需要。例如,道路、停车场、洗手间、电话亭等公共设施简陋,设备不足;客房、餐厅、茶楼等主要食宿设施条件差;卫生状况和设施设备条件难以留住游客。这也是在乡材发展农业旅游过程中存在的“硬伤”和通病。为了突出主题,采用环保型电瓶车、人力黄包车、旅游电车、人力双人车等无污染环保节能交通工具符合景区主题,同时也能很好结合周围环境为游客带来更多农业生态旅游的概念。
 
(三)观念束缚
 
由于农村地区人们思想相对保守,市场观念不够成熟,旅游经营者和地方政府对农业生态旅游的认识是有限的。表现在对江心洲本地资源状况分析不够、评价过高,对开发农业生态旅游地所需要的条件认识不足,以为现有的农田、果园、牧场、养殖场的开发利用便能建成农业生态旅游区;表现在经营理念与经营意识上,多数乡村旅游经营者对于乡村旅游地吸引游客至关重要的一些因素如地方特色、乡村环境、服务水平与质量往往重视不够;投资者乐意在主体建筑、设施设备上大花笔墨,而不愿在经营特色、服务质量、社区环境方面增加投入;经营者多以经验经营,而致力于树立景区形象的意识不强。
 
(四)规划不力
 
政府参与地区发展旅游业的规划力度和效果不佳,旅游规划缺乏系统性和整体思路。各个旅游功能区的划分含糊不清,农趣馆、精品果园等旅游实体的企业经营活动没有上升到管理的高度,离规模经营管理之路还有一定差距。此外,江心洲本身是一个乡镇住宅区,具有乡村特性。因此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必须处理好投资与收益、规划管理与招商引资、生态环境保护和非建设性破坏、企业与当地居民利益、城乡文化冲突等矛盾。
 
四、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的发展思路
 
为了进一步挖掘产品内涵,完善目标市场,树立起广为接纳的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品牌形象,我们从宏观角度提出有利于江心洲农业旅游整体发展的对策和思路,概括为“一个挖掘,两个提升,三个突破”。
 
(一)挖掘文化内涵,开发特色产品
 
挖掘乡村资源的文化内涵。一个乡村具有独特的社会组织形式和家庭关系,古朴典雅的乡村建筑,有着浓厚文化底蕴的乡村节庆、农作方式、生活习惯、趣闻传说。要将江心洲这种文化内涵挖掘出来,深层次、多方位开发设计适销对路和具有乡村特色的产品,才能增强农业生态旅游产品的吸引力,提高市场竞争能力。努力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精。”
 
(二)树立鲜明的乡村意象,提升江心洲旅游品牌形象
 
保持独特的乡土气息和乡村意象是江心洲在长期立足于旅游市场的重要因素,包括乡村景观意象和乡村文化意象。这是一项对城市旅游者具有巨大吸引力的无形旅游资源。乡村意象强调的是一种整体氛围,而这种整体氛围的体现,必须靠对内营造和对外宣传两方面结合才能够完成。因此,在农业生态旅游开发中,一方面必须有意识地在乡村营造一种“可印象性”的整体氛围,另一方面又必须通过宣传把它推向市场,形成鲜明的乡村意象。比如“下里巴人”是城市游客向往的俗文化、平明文化、大众文化的象征。符合游客们追求返朴归真农家生活的愿望。这是一个主题,也是一个概念,有较大的认知度。并且这种主题印象必须突出“土”和“野”,土要土得自然,野要野得原滋原味。让游人感觉这就是原味的农家生活,是一种生活状态的呈现。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设计出江心洲旅游地的对外形象,比如农夫下田、樵夫打柴、渔夫打鱼等。
 
(三)争取外部资源,优势互补,提升旅游产品的可接纳度
 
想要进一步开拓旅游市场,充分提升个性化产品的美誉度,依靠一个葡萄节不行,依靠一条民俗街也不行,集中思路整合资源,充分借助外部资源为我所用,可以把品牌做得更大,市场推得更远,产品做得更丰富。
 
江心洲的优势体现在自身独特的区位条件,独特的地理环境、风俗民情和自然风光,而这种资源优势的价值则主要体现在它的可操作性、可实践性,游客可以在参与中感受身心愉悦的体验,呈现一种动态效应。所以,借助一种优势互补、具有差异性的静态资源有助于把品牌做大。比如,最近新设馆成立的中华农业文明博物馆,作为南京博物院设在高校的一个分馆,就目前而言,虽然市场认知度比较低,但是集中突出了农业科技文明的史学特征和价值,具备参观、展览的静态功能,如果规划得力、开发得当,在江心洲与农博馆之间架起一座优势互补、品牌互助的桥梁。其经济和社会效益不是两者的简单相加,利用农博馆展示的农器发展史、民俗民风史等无形资源,在江心洲开发出融观赏、科教、参与、娱乐于一体的“动态博物馆”,一动一静,寓教于乐,将是农业旅游开发的一道饕餮大餐,以“原型+原型复原”的模式进行双向互补开发,带来的是产业效益的叠加,既能提高农博馆的市场认知度,鼓励市民踊跃参观,又能进一步打开江心洲农业旅游的潜在客源市场。
 
(四)突破旧模式,走政府主导、行业自律、企业竞争的规范化管理之路
 
要使江心洲农业生态旅游持续、协调、健康发展,必须采用政府主导,行政、经济、法律等相配套的宏观调整、监督和管理方法。政府部门要把农业生态旅游的管理纳入政府的行政管理职能,各级职能部门要明确责任,制定出具体明确、切实可行的管理办法或条例,对生态旅游的规划审批、经营管理、安全管理、环境卫生等方面进行规范与监督,引导其逐步走向行业协会自律管理。各个旅游经营者在内部由一家一户分散经营,自负盈亏,但对游客市场和社会而言,它是一个整体,体现全局的利益,这就需要当地政府和职能部门为广大游客的利益、当地经营者的利益、旅游地健康发展的长远利益考虑,实行规范化管理。
 
(五)突破传统营销观念,走高效益、规模化经营之路
 
全方位、综合性的开发各种农业生态旅游项目,实施一体化、联合化经营是实行规模化经营的基础。比如在食宿设施建设上,要注意旅游环境和接待设施的卫生标准。旅游经营者在食宿设施建设上要重视厨房、餐具、卧室、浴室、厕所、水池及公共娱乐场所的卫生标准。要大力发展食、住、行、游、购、娱六大要素互相配合的项目,在“吃农家饭、干农家活、住农家房”的生态旅游活动项目中把各种乡村民间娱乐艺术纳入旅游产品中,形成系列和规模,延长游客的停留时间,产生规模经济效益。
 
(六)突破传统思维,走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之路
 
农业生态旅游的可持续发展包括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可持续发展。要把经济可持续发展思想具体运用到农业生态旅游的经营与管理的活动中,用经济可持续发展思想来指导农业生态旅游的产、供、销活动,来解决农业生态旅游中存在的供需矛盾。社会、文化的可持续发展要求江心洲在发展农业生态旅游的过程中一定要加强对传统文化、民俗文化价值的宣传,以保持农业生态旅游在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加强环境保护和开展各种形式的生态环境教育,提高农业生态旅游开发者、管理者、旅游者的环保意识,是保持乡村旅游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要大力发展和开发绿色产品、生态产品,建立“以生态促旅游,以旅游养生态”的可持续经营模式,把生态环境保护与经营效益相结合,使江心洲的生态环境也在旅游发展中得到持续、健康、协调的发展。
 
五、结语
 
总之,江心洲的发展要立足南京,面向全国,走向世界,建设生态农业与“三高”农业园区;绿色宝岛与水上乐园;保健度假村和都市型生态乡,成为南京旅游产品中的精品。应以江心洲农业资源综合开发为基础,以旅游市场为导向,以农业科技和农耕文化为重点,将农业种植、农艺景观、新农村建设和观光、休闲、度假、娱乐融为一体,形成独特的田野旅游景观,使之与南京市区的旅游景点相配合,成为城市居民丰富农业知识、体验农业生产劳动、享用农业成果、参与民俗活动以及休闲健身的理想场所。

相关栏目

频道精选